•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兽交一家- 第八话思倩失身

    发布时间:2020-02-06 00:01:01   

      妈妈到了俱乐部的特约医院接受了贺尔蒙的注射,没多久,妈妈的乳房开始涨大起来,妈妈就到俱乐部去登记,也得到了回应。

      三天後,来了一部劳斯莱斯加长型,开到地下室的停车场里,妈妈也下去招呼。从车上下来了两个女人和一只大狗,一个年纪约廿多、长发的妙龄女子抱着四只幼犬,另一个则是双眼散发坚定光芒、年约卅多的女人,妈妈带领她们到三楼的看诊室去与她们面谈。

      「请用。」妈妈拿出茶水招呼她们。

      「谢谢。」

      「这次委托寄养谢谢你能用我。那,这次来有什麽问题吗?」

      女士喝了一口水,就对着妈妈说:「是这样的,因为你有兽医执照,加上又有幼犬要寄养,所以我选了你,希望你能够好好的对待牠们。」

      「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地对待牠们的。」

      话才刚说完,兰伯格犬就对着那位女士的身体闻来闻去的,女士看到狗这种动作,脸也红了起来,用手挡着狗的头:「等……等一下,这里……」

      妈妈看到了狗的阳具已经有勃起的状态,就知道狗想要的是什麽:「我先出去一下好了。」

      「等……等一下,不要出去。」女士阻止妈妈,要妈妈留下:「我要你看着我和牠交配。」

      「啊?……好……」妈妈又坐了下来。

      只见那女士伸出舌头和狗舌交缠着,一边热吻,一边脱去衣物,不一会儿就呈现出全裸的状态。女士和狗一样在地上爬着,和狗彼此紧靠着身体,一下子,狗就骑上了女士的身躯。

      由於狗的身躯大过女士,因此抓的部位不是腰部,而是胸部附近。只见狗的阳具在女士的屁股上戳来戳去,一直在找女士的阴道,女士用手温柔地指引着狗阳具插入。

      突然间,狗开始了剧烈的抽插动作,女士也开始呻吟起来。但妈妈看到那位女士边翘高屁股让狗抽插,还边回过头不停地主动吻着狗的嘴巴,看起来,那位女士似乎深爱着那只狗。人和狗下体间不停地发出彼此灵肉结合的撞击声,那女士双手因有些不住支撑狗的重量,而在吃力的抖动着。这个画面有如连续重播般的不变,重复了约二十分钟。

      「啊啊……」女士大声的呻吟,狗的动作也停了下来。以妈妈这种老经验的女人,当然知道现在状况,但狗一直趴在女士的背上没有下来。

      女随从问妈妈:「请问有没有板凳或较矮的椅子?」

      妈妈被这样一问,就说:「难道牠会一直这样?」

      女随从点了点头。

      「我去拿张没靠背的沙发来。」妈妈说完,便出去房间,跑到四楼拿了椅子下来,推到女士身旁。

      「谢谢。」女士把椅子放到怀里,双手也减轻了负担。

      狗在背後不停地舔着女士的肌肤,表现出很温柔的样子。

      「这只狗叫凯萨,是我的救命恩人。」

      「是。」

      女士继续说:「其实,这凯萨是我老公养的,我嫁给他时,我老公就已经养了牠。但是,在渡蜜月时,老公、我和凯萨一起坐上快艇到海上去钓鱼,没料到船突然失控,撞倒礁岩,就这样翻覆了。我不会游泳,但凯萨却拉起我,往海岸上游去,上岸後,又跳下水要救我老公,但我老公已经被水流冲到不知去向,但牠还是在附近游着,一直到救难人员把凯萨拉起来。」

      妈妈在旁边仔细地听女士说起往事。

      「老公死了三个月後,调查出是人为的谋杀,在船上动手脚,为的是要公司某个计划失败,凶手也抓到了。为了忘记痛苦,我继承了丈夫的公司,实行计划把对手给击垮了。就在某一天,我因为丈夫死後觉得房间太大,把凯萨叫进来睡在我的身旁,但久而久之,却发现到凯萨不时对我做出暧昧的举动,我也察觉到凯萨在发情,找了同种的母狗与牠交配,牠却不要……」

      「……在某一天夜里,凯萨把我扑倒,肿胀的下体,好像在说牠已经忍不住了。我也可能是太寂寞、或心灵太空虚了,竟然和牠上了床,不过,牠对我很温柔。日子久了,我也不在意牠是只狗,甚至把凯萨当成我的老公了,但长期和牠交配,令牠对母狗再也提不起兴趣,让我有点困扰,於是就用凯萨的精子,找只同种的母狗,用人工受精的方式生下了四只幼犬。原本是要我来喂食牠们,但临时有生意,不得不去国外一段时间,只好找你了。」

      「我知道了,我会把牠当成丈夫一样看待的。」

      一小时後,女士一边流着狗的精子,一边依依不舍的离开。

      ***    ***    ***    ***

      妈妈带着狗儿们到准备好的五楼去,把五楼当成了接待处,四房一厅一浴室二厕所的楼层,妈妈率先搬进去住,也定下了规矩。

      思倩在楼梯间看着妈妈带着狗,不禁靠前去:「妈妈,就是牠吗?」

      「对啊!」妈妈开门进入五楼,思倩也跟着走进去。思倩在里面不停地看着狗,脸上表现出羞涩又期待的样子。

      「妈妈,我可以在这里住吗?」

      「可以啊,但是,要在这里住的话,不能穿内裤喔!」

      「为什麽?」

      妈妈笑着对思倩说:「因为这里是妈妈招待的地方,在这里的动物只要一想要,妈妈随时都会奉献身体与牠们交配。你要在这住的话,也要这样喔!」

      「好啊!」思倩吐吐舌头,调皮的答应了,当晚就搬进去住了。

      思倩搬进去後,看到没有房门,觉得很奇怪:「妈妈,没有门耶?」

      「当然没有了,如果狗狗晚上想要的话,门又关起来了,怎麽办?」

      思倩点点头:「这样啊!」

      「对了,思倩,你今天晚上不要穿衣服。」

      「咦?」

      「看看那只狗晚上会不会和你做爱啊!」

      思倩脸红了,只点了点头。

      ***    ***    ***    ***

      当天晚上,思倩一丝不挂的坐在狗的身边,而妈妈在一旁,用一个矽胶做的像奶子似的东西套在乳房上,把母乳挤出来,母乳顺着矽胶器皿流到尖端的突起物,让幼犬吸食。

      妈妈一边为幼犬哺乳,一边看思倩的表现,思倩只蹲在狗的身旁,不停地抚摸着狗。

      「加油,用你的魅力,让狗狗跟你交配。」

      「嗯。」

      但无论思倩怎麽呆在狗的身边,狗都是没反应。一直到晚上入睡,思倩有点沮丧的问妈妈:「我没有魅力吗?」

      妈妈摸摸思倩的头说:「可能是你还小,下面还没有味道吧!」

      「这个给你。」妈妈拿了一条有点脏的内裤给思倩。

      思倩接过後问:「这是什麽?」

      妈妈不好意思的说:「这是妈妈的内裤。我想你还小,下面应该没有味道,狗狗可能不喜欢,狗狗最喜欢母狗发情的味道了。穿这个晚上试试看,说不定明天狗狗就会被味道吸引来和你交配呢!」

      「发情?」

      「就是母狗要被公狗强奸时,母狗散发的味道。现在,你不是要狗狗强奸你吗?」

      「嗯。」

      「那就穿吧!对了,还有这个。」妈妈又拿出了一张纸给思倩看。

      「……好多字啊!这个……我要奉献自己的肉体给狗干?我愿意被狗插入身体……妈妈,这是什麽?」

      「如果狗狗要和思倩交配,妈妈会拍摄下来,那时候,你照着念里面的字就好了。」

      晚上,思倩穿上了有点大的内裤,就这样入房睡觉,让内裤的味道能深入体内。

      ***    ***    ***    ***

      第二天,思倩一早就爬起来,但妈妈却早就起来喂食幼犬了。

      思倩看到了狗在吃着早餐,自己也到冰箱拿东西吃,吃完就回到客厅。当思倩经过凯萨的身边时,凯萨有了一点反应。思倩坐在妈妈的身旁,看到妈妈有如慈母般照料着幼犬,这景像也让思倩向往。

      「妈妈,我以後也可以像你一样喂奶奶吗?」思倩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的胸部。

      「可以啊!但是呢,处女是不会有母乳的。」

      思倩被妈妈这样一说,更想要舍弃处女之身了。

      「思倩,凯萨来了。」

      思倩回过头,发现凯萨已经在身後闻着思倩的内裤,思倩高兴地对妈妈说:「妈妈,牠在闻耶!」

      「转过去,张开大腿给牠闻。」

      思倩转过身去,对着比自己身体大三倍的狗张开大腿,幼小的、未发育的下体对狗散发着诱惑的味道。

      「啊……啊……」狗开始舔思倩的下体。虽然隔着内裤,但对没有很多经验的思倩而言,刺激非常的大,身体不停地在颤抖着,没多久,下体就成了汪洋一片了。狗的口水、思倩青涩的汁液,完全融合在一起了。

      妈妈对凯萨的下体看了看,看到了突出包皮的红紫色阴茎,便高兴地对思倩说:「思倩,牠要和你交配了。」

      「真……真的吗?好……高兴……」

      「把内裤脱掉。」

      「好。」思倩挪了一下身体,把内裤脱去,妈妈也拿出准备已久的摄影机,开始拍摄。

      「思倩的第一次插入,开始了。」

      思倩看到妈妈拿出摄影机,就想起昨天妈妈交给她的纸条。

      「妈妈,要说吗?昨天的……嗯……」思倩还没说完,狗儿的舌头就侵入了思倩的嘴里。狗舌熟练地亲吻着思倩,没多久,思倩就已经失去了初吻了。

      妈妈等到狗舌离开了思倩的嘴後,见思倩红着脸,有些恍惚的样子,就问:「思倩,你第一次被公的动物接吻对不对?」

      思倩没回答,指点了点头。

      狗又开始在思倩柔嫩的肌肤上舔弄着,思倩在狗的熟练舔弄下,又一次达到了高潮,由於没穿内裤,少量的爱液喷了出来。

      经过这次高潮,思倩倒在地上喘着气,但狗依旧追击着,舔着思倩大腿的内侧。由於呈现69的姿势,思倩很清楚地看到了上方晃动的阳具和睾丸。

      「妈妈,这个就是……」

      「对,可以让思倩长大的阳具。」

      「好大!啊……这要插入我……的下面吗?」

      「对,要不要舔舔看?」

      「咦?……」

      「放心,很乾净的。你还不会口交,用舌头就好。」

      思倩照妈妈所说的伸出舌头,轻轻碰了一下阳具,才碰一下子,狗的阳具又更大了。

      「妈妈……」

      「看来差不多了,思倩,趴在沙发上,准备要变女人了。」

      思倩依照妈妈的话趴在沙发上,妈妈过来先把狗移开,让思倩作好准备。

      「怕不怕?」

      思倩发抖的说:「还……还好。」

      「你愿意吗?」

      「我……愿意。」

      「照昨天的纸条说看看。」

      「纸条吗……嗯……我愿意奉献身体给狗干,这是我的第一次,请狗狗夺走我的身体。」

      说完,狗狗就骑在思倩的身上,妈妈抓住了狗的阳具,不让阳具进入:「再继续说。」

      「请狗狗夺走我的……嗯……贞操,和……我的处女……」

      「处女膜。」

      「对……请狗狗夺走我的贞操,收下我的处女膜,让我从女孩成为女人,成为你的女人。」

      妈妈引导狗的阳具到思倩的阴道口处。

      「啊……碰到了。」

      「要去了,准备好了没?」

      「好了。」

      「然後呢?」

      「啊……我准备好了,请狗狗侵犯我、奸淫我处女的身体,在我的子宫里留下精子,让我的身体变成女人吧!」

      思倩的心跳大声到可以听得很清楚,骑在思倩被上的凯萨不停地流着口水。

      妈妈把狗阳具放到处女膜的前面:「这是思倩的处女膜,这从来没被阳具侵入的身体,收下吧!」妈妈手一放开,狗的腰部马上向前挺,阳具毫不犹豫的插入了。

      「啊啊啊啊……」思倩发出有如惨叫的声音。

      狗开始高速地抽插着幼小狭窄的阴道,在摄影机面前,一条很大的狗骑在十二岁的女孩身上,不停地用非人的阳具毫不留情地进出没长毛的青涩花蕊,沾血的阳具,像徵着处女膜已被夺去。

      思倩并没有发出声音,咬着牙关,忍着处女被夺去的痛苦。但思倩却没有抵抗,任由阳具侵入、破坏身体,让身体成了狗发泄性慾的工具。

      妈妈看了一下时间,距第一次插入已有三分钟了,微红的身躯,已经都被汗水所覆盖,妈妈拿出了毛巾,轻轻擦拭脸颊上的汗水。看到思倩紧紧闭着眼睛,咬着牙齿,红润的脸,像徵着她正在接受极大的挑战,阳具撞击思倩的声音,取代了思倩的呻吟。

      五分钟後,思倩的痛苦表情稍微缓和了下来,但还是流着处女失身的眼泪。

      「……妈……妈……」

      「还好吗?」

      「好……痛……」

      妈妈摸摸思倩的头发:「这是女人必经的路。」

      「我……我现在是女人了吗?」

      「还没,等到狗狗在你的子宫里射精後,你的身体就算被开苞了。加油!」

      「嗯嗯……」幼小的身体依旧被狗骑乘着,下体的撞击,让思倩的身体一直抖动着,思倩感觉到自己好像被狗不停地肆虐,身心几乎都被摧残殆尽。

      「要停下来吗?妈妈来跟牠性交,你去休息。」

      「……不要,我……我继续……」

      「等一下狗狗会用很大的东西塞住你的下面,会很痛的。」

      「嗯……没……关系……」

      妈妈继续拍摄思倩失身的画面,看着女儿因为被狗侵犯而成为女人的过程。

      突然间,思倩大叫着:「好痛……啊啊啊啊……痛啊啊啊啊啊啊……」

      思倩在大叫後,昏了过去。妈妈急忙察看,原来狗的肉球已经塞入了思倩的体内,由於对思倩幼嫩的阴道而言太大了,通过时,造成了思倩下体被撕裂,痛苦地昏厥过去。

      狗不会因为女人昏厥而停止,塞入後,开始喷撒出精液到幼小的子宫里去。

      妈妈拍着思倩的脸,想要叫醒她:「思倩、思倩……」

      「嗯?……啊!?……痛……」思倩一醒来就感觉到痛苦,却也感觉到一股暖流流进体内。

      「有没有感觉到?」

      「啊?」

      「热热的水流进体内?」

      「……有……好多……」思倩已经没有先前那麽痛,也可以说话了。

      「妈妈,这个是?」

      「恭喜你,你被狗狗射精了,狗狗把精子送给你了。」

      「这就是……啊……精子……好温暖……」思倩摸了一下正授精的腹部,感觉到温热的液体充斥在体内。

      「感觉如何?」

      思倩不好意思的说:「感觉……很舒服……」

      「感觉很特别吧?这种奉献自己,让动物、畜生当成性慾的对象,感觉会很特别、很舒服的。」

      思倩和狗合为一体半小时了,狗的大阳具才在她幼嫩的阴道里滑出来。狗儿离开後,大量的精液和微量的血流了出来,思倩也瘫在地上,无法起来。妈妈拿着摄影机拍着思倩的私处,一小时前还是处女紧密的幼小女阴,现在却被撑得合不起来,还流淌着狗精液,发出阵阵的腥味。

      妈妈抱起思倩,回到思倩的房间,把思倩放在床上:「你休息一下。」

      「嗯……」思倩没多久就睡着了,妈妈把电灯关起来,让思倩好好的入眠。

      ***    ***    ***    ***

      第二天起来,思倩伸伸懒腰,正要爬起来时,下体有奇怪的感觉,思倩看了一下,回想到昨天,脸红了起来。

      思倩看了看自己的下体,感觉好像有东西插着,却没看到东西,思倩要走路时,还感觉到有东西在里面。跑到客厅去,妈妈一看到思倩就对她笑着,拿起摄影机开始拍摄。

      「成为女人的感觉如何?」

      「嗯……怪怪的,好像还有东西在里面。」

      妈妈笑着说:「这样啊,你愿不愿意再和狗交配呢?」

      思倩灿烂的笑着:「愿意。」

      「让你成为女人的是谁?」

      思倩跑到凯萨的身边,抱着凯萨:「是牠。」

      「你现在想要做什麽?」

      思倩想了想,脸红的回答:「当凯萨的老婆,像妈妈上次一样。」

      「那凯萨就交给你了,你要常常和牠性交喔!」

      思倩天真的答应了,并抱着凯萨;凯萨也不厌恶思倩的举动,舔着思倩的脸颊,回应思倩的热情。就这样,思倩开始了她的狗老婆的生活,不论何时,只要凯萨想要交配,思倩都准备好要和狗性交,年幼的她,成了狗的宠妾。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