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爱在上海..

    发布时间:2020-02-08 00:00:31   


    张水成散散的躺在摇椅上,从客厅的落地大窗望出去是黄浦江的灯火璀璨的夜景,江面上来往穿梭的船只,喝着红酒,听着广播里,有关44届世博会举办城市的揭晓。当听到“上海”的时候,张水成笑了,自己又成功了,上个月在董事会上力排众议,在浦东上南地区拿下的1000亩土地,要疯涨了。


    想到这里张水成一口喝光了酒,拨打了直线:“小林,今晚的去美国的飞机订好了吗?”


    “已经办好了,总裁。”电话机另一端是秘书Tracy林的温柔的声音。


    “我马上要过去了,你准备一下。”


    从浦东国际机场飞往美国的航班正点起飞,张水成坐在头等仓,今天人怎么这么少?除了自己,只有两三个人。


    张水成打开电脑开始计划明天到美国,与A&K集团Smith的会面,一定要从拿到50个亿的资金才能启动上南这个项目,12点,张水成已经完成差不多了。


    “先生,您要咖啡吗?”


    声音很甜,张水成抬头,太漂亮了,精致的五官,美丽的空姐制服包裹着丰满的身材,玲珑有致。


    “先生……”显然是被看得不好意思,Andy红著脸,虽然飞机上经常有男人这样看自己,但没想到这个头发斑白的老头也这样看自己。


    “你叫Andy,你多大了?”张水成看了看她的胸牌。


    “21岁。”



    “咦,您很眼熟,您是名成的总裁张水成。”Andy想起今天看的《生活速递》封面上的男人,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


    “你知道我吗?”张水成微微一笑。


    “您白手起家创造了亿万财富,是上海十大富豪里最有传奇色彩的人物。”Andy两眼充满了崇拜。


    张水成笑了:“没什么了不起,只是个普通人罢了。”


    两人谈笑了一会,张水成已经喜欢上了这个年轻美丽的空姐。


    “我去下洗手间。”


    “我带您过去。”


    来到洗手间,张水成乘Andy开门的一瞬间,一把把她推了进去,关上了门。


    “张先生,您要干什么?”Andy推拒著。


    “Andy,我第一眼就喜欢你了。”


    “您都可以做我父亲了,不行,啊……”后面还没有说完,张水成已经用嘴唇把她堵上了。


    张水成一边享受着空姐Andy的甜美津液,一边隔着衬衣抚摸著弹性十足的双乳,年轻的乳房真好啊!开始还推拒著,但之前对张水成的尊敬和敬畏的感觉存在,所以拒绝也不是很坚决,在张水成上下活动,一会,Andy已经意乱情迷,半瞇着眼,享受着著这个白发老人给自己带来的快感。


    张水成强忍鸡巴充血的难受,右手悄悄的滑进了Andy的制服裙子,隔着丝袜,轻抚她的大腿内侧,真软真滑啊!慢慢的手伸进了Andy的白色内裤。


    “啊……别这样……”Andy一声低沉的呻吟。


    张水成将手指探进了她的桃花洞,在轻轻的摩擦著年轻的阴蒂:“别太大声了,会被发现的。”


    在随时会被发现的极度紧张的情境下,两个人的身体都是非常敏感。


    张水成一边挤压着Andy丰满的臀部,吸吮著饱满的乳房,一边掏出自己的鸡巴,带着Andy的手去摸。


    “你的……好大啊……好烫啊!”Andy害羞的轻语。


    小小的洗手间,充满了两个人的急促的喘息和哝哝的春意。


    被Andy套弄著鸡巴,一边享受了软玉温香,张水成忍不住了:“Andy,你把只脚踩在马桶上。”


    张水成从后面扶住Andy的香臀,把的白色内裤拉到小腿处,摇著自己的大黑鸡巴缓缓的插入Andy的桃花洞,又软又热,年轻的屄真好。张水成一边操屄,一边双手爱抚著Andy的双乳,Andy娇喘著,享受着这个可以做自己父亲的老头的抽插,还不时回头与张水成接吻,洗手间内一派淫靡的景像。


    “啊……啊……”抽插了数百下,张水成忍不住了。


    “别……别射进来……会怀孕的……”Andy感觉到张水成即将射精。


    可是在最高潮的时候,张水成没法控制,在Andy的子宫内射出了自己的又老又稠的精液。


    “对不起,我实在忍不住了……”拔出了鸡巴,张水成拿起身边的抽纸,为Andy擦拭著。只见Andy的蜜穴中缓缓的流出了自己浓白的精液,顺着大腿慢慢的流下,Andy闭着眼、歪著头,还在回味刚才的高潮。


    张水成在下机前,给了Andy100万,两人也成了忘年之交。


    (二)


    “张总,早啊。”站在车库口值勤的保安小刘和往里走的张水成打招呼。


    “早,小刘。”


    “您今天开宝马,还是开永久啊?”小刘打趣道。


    “你这个小鬼。”张水成笑着快步走进了地下车库048号,停著一部雍容华贵的黑色宝马,旁边是一辆与之极不相称的破旧的永久牌自行车,每次看见这辆破自行车,张水成总会想起自己当年跑业务的苦日子,当然还有那段创业的激情岁月。


    张水成坐上宝马往陆家嘴金融贸易区开去,行驶在浦东世纪大道,看着道路两旁的漂亮的绿化和一幢幢挺拔的高楼大厦,不禁感慨,当年自己一个人在上海打拼的时候,浦东还是一片农田,那个时候跑业务,骑着那辆自行车几乎跑遍了上海大街小巷,浦东也没少来,那个时候真苦,和自己比起来,两个儿子真是幸福。


    想起两个儿子,张水成不由得笑了,小风从小就很听话,学习努力,前两年才从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读完MBA回来,现在在集团做副总,已经成为自己得力的左右手了,去年还与海运贸易的千金结了婚,成了家,一个男人就定性了。


    但是小云这孩子,唉……想起这个小儿子,张水成一副无奈,放荡不羁的个性,就知道整天和女孩子扎堆,快高三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复旦大学,考不上,就只好送到美国去了,虽然凤娇很反对。


    金贸大厦56层,名成集团


    “小少爷,你怎么来玩了,又逃课了吧。”秘书秘书Tracy林和急匆匆走进来的张云打着招呼,一看旁边还拉着同学财务总监的女儿小雪的手。


    “小林姐,我不怕,我爸在美国谈生意,还没回来。”张云笑嘻嘻的答道。


    “张总打电话说已经回来了,正往公司来呢!”


    “快到你妈那边。”张云吓了一跳,拉着小雪赶紧往里走。


    “怎么做事的,到底有没有脑子……”才到财务室门口就听到小雪妈妈刘霞的训斥声。


    “我妈正在气头上,别让她看到我,又要挨骂。”说完小雪赶紧掉头就走。


    “怕什么。”小云看着小雪的背影,一边推门走了进去:“霞姨,您又在发火了,很容易老的。”


    “你先出去做事。”刘霞支走了下属,“小云啊,你这个小皮猴。”刘霞笑了:“今天又在泡哪个女同学?”


    “你女儿呗。”小云心里笑着:“没有了。”


    “上次我和客户在天马娱乐城看见你了,在那里干什么,你还是个小孩子,可别学坏。”刘霞笑着说。


    看着霞姨的暧昧的笑,小云心里一动,刘霞今年38岁,穿着黑色高靴和透明透明丝袜,脖子围了一条红色围巾,五官漂亮,一身职业装,衬托出曼妙的身材,典型的女强人形象。


    ‘今天上不了你女儿,就上你。’小云坏笑着,一边关上了门。走到刘霞面前,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把鸡巴拿了出来:“霞姨,你看我还小吗?”


    “小云,你干什么!”刘霞一下子惊呆了,倒退几步,小云以前就对自己揩揩摸摸的,自己还当他是小孩,没在意,今天没想到他竟然敢这样。


    小云笑嘻嘻的看着刘霞,镇定自如,一边手淫,鸡巴一下子大了数倍。


    “这小子比我老公的还大。”刘霞心想,脸也红了。


    “霞姨,我好喜欢你。”


    “我……我都可以做你妈了。”


    小云一把抱住霞姨,一边狂吻霞姨的嘴:“霞姨,你真漂亮,我好喜欢你,我会跟我爸说你的好话的,到时候升你做副总。”小云边哄骗着霞姨,一边上下其手,在霞姨丰腴的身体上狂摸。


    “你这个小鬼……就知道骗人……”霞姨推拒著,但也不敢太用强,这份工作,这个位置可来之不易啊。渐渐的身体发热,下面也痒了起来:“小云……你别……”声音越来越低。


    小云把霞姨扶到窗边,看着金贸大厦外浦东美景,小云卷起霞姨的职业装裙子,蹲了下去,顺着大腿丝袜摸著,真软,真舒服,慢慢上行,一边抚摩两个肥臀,一边褪下内裤。


    “啊……小云……别……在这里做啊……”小云没有理会,掰开两个雪白丰腴的美臀,一边用舌头舔着肉穴,“啊……别……舔这里,这里脏啊!”原来小云用舌头伸缩著,深舔著霞姨的屁眼。


    一边看着霞姨脚踏一双精致的黑色高筒皮靴,被拉到大腿处的黑色连裤袜,还有那与黑色对比强烈的白色大腿,一边手淫,鸡巴太涨了,小云站起,扶住霞姨,把鸡巴从后面缓缓插进霞姨的肉穴。


    “啊……”


    “别太大声了,这可在办公室。”小云轻吻霞姨的耳垂,抽插著美妙的中年妇人的蜜穴,真爽!


    “霞姨,把这只脚抬上去。”小云把著霞姨的右腿,一边欣赏著自己的黑色鸡巴进出霞姨的美丽肉穴,翻进翻出,整个办公室都是“唧唧喳喳”抽插声,还有两个人气喘吁吁的呼吸。


    “啊……别拔出来啊……”


    小云突然转身抱起霞姨,让霞姨正面对着自己,看着霞姨笑着的眼睛,霞姨羞得蒙起了自己的眼睛。


    “霞姨,刚才爽不爽?”


    “你这个小坏蛋。”


    小云操起霞姨两腿,一把抱起:“霞姨,你真沉。”


    “小云,你干什么?快把我放下来!”


    小云虽然只有18岁,但是已经有1米7,力气很大:“霞姨,我们换个姿势。”抬起霞姨的臀部,扶住鸡巴对准蜜穴,缓缓的放下。


    “啊……”一种淫荡的姿势,霞姨羞得满脸通红,被一个可以做自己儿子的小孩子这样干,真是太羞了:“你快点,等下会有人进来。”


    小云抱起霞姨臀部,抬起放下,享受着鸡巴在这种姿势下的摩擦,欣赏著霞姨的紧皱的眉头,微张的小口,张合的瑶鼻,真是淫荡啊!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训人的女强人,现在却在自己的胯下臣服呻吟。


    “啊……啊……”操了数百下,小云一泻千里,死死的抱住霞姨,紧吻著霞姨的嘴,将年轻的精液死命的射入美妇的子宫深处,霞姨也紧紧的抱住小云的脖子,享受着高潮的痉挛。


    “霞姨,以后我要到家去操你。”小云走的时候告诉霞姨。


    (三)


    上海西郊庄园,张水成私家别墅。


    “妈,今天早上去西湖吗?”张云边咬著面包,边问母亲。


    “嗯,你爸说今天有空。”雷凤娇穿着一身黑,越发显得端庄秀丽。


    “张嫂,你上去叫下水成快点起床。”


    张嫂正要答应声,张水成已经穿着睡衣从楼上下来,手中拿着电话。


    “喂,小林啊,什么事?”


    “对不起,张总,这么早打扰您。名成花园出事了,昨天晚上工地那边有工人发烧,后来……后来在医院查出是非典,今天早晨工地已经被隔离了,无法开工。”秘书小林在那边焦急地汇报。


    张水成心里一沉,一直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名成花园的交房时间马上快到了,上次就有个买了名成花园的公安局副局长到公司来吵,嫌工期慢。买名成花园的可都是上海有点背景的,如果没按期交房,可就有点麻烦了。


    “张总,您看怎么办啊?工地那边刘总,打了好几个找您的电话了。”


    张水成沉思了一会:“小林,你马上准备一下,我马上去建委。”


    “怎么了,水成,出什么事了?”雷凤娇站起来,迎上去急切的问道。


    “工地那边闹非典,被隔离了,我要马上去找建委王主任。”


    “今天不是去杭州吗?”小云很不开心:“难得你们有空。”


    张水成没理他,还在琢磨怎么对付这场危机,转身上了楼。


    “下次吧,你今天去做功课,下周快考试了。”雷凤娇走过去,摸著小云的头,小云很不情愿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  ***  ***  ***


    “小欣,你到我这边来一趟。”雷凤娇打了个电话给秘书王雨欣。这个小丫头最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老是神情恍惚,平时在公司里不好说她,今天有点时间,要单独和她谈谈,她可是建委王主任的千金,顺便让她把闹非典的事和她爸爸说说。


    上午10点左右,王雨欣赶到的时候,雷凤娇正好在游泳。


    “雷姨,”王雨欣站在泳池边,痴痴的看着雷凤娇白皙丰满的身体在碧池里游水,阳光照在水面,一阵阵的波光粼粼:“快46岁了,身材还这么好。”


    “小欣,你来了?快来一起游,泳衣在更衣室,我帮你准备好了。”


    “我不会。”


    “没关系,我教你。快点!”


    小欣换好泳装,小心的下了泳池。


    “平时看不出你的皮肤这么好,身材也很棒,真是迷死人了!”


    雷凤娇笑着游过来,拉着王雨欣的手臂,王雨欣羞涩的红著脸。


    “小欣,你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怎么老是魂不守舍的?”


    王雨欣飞快的瞟了一眼雷凤娇:“没有啊!”


    雷凤娇浑身一震,觉得那一瞟竟然像极了张水成的眼睛。


    “好了,你不说算了,我来教你游水。”雷凤娇托著王雨欣的腰,两个人在水里游了起来。


    18岁的年轻身体很有弹性,扶著王雨欣的腰,雷凤娇不由的感慨,自己的身体却已经有点松弛了。正在开着小差,不知不觉游到了深水区,王雨欣突然失去了平衡,一下子滑了下去。雷凤娇游泳技术也一般,手忙脚乱了好一阵才把王雨欣救起,放在泳池边。


    王雨欣已经失去了知觉,雷凤娇赶紧做起了人工呼吸,正把嘴巴对上去要吸气的时候,突然王雨欣一把抱住雷凤娇,两个人的舌头也紧紧的纠缠在一起,雷凤娇挣扎着、推拒著……


    “小欣,你在干什么!”雷凤娇好不容易挣开嘴巴。


    “雷姨,我好喜欢你。”王雨欣睁著一双明亮的眼睛。


    “我们都是女的,你应该找个男朋友。”


    “雷姨,我从小就不喜欢男人,每次看见你训斥公司里那些臭男人,我就很崇拜你,好喜欢你,好想好好的爱你。”


    雷凤娇听着王雨欣的告白,两个人的身体又紧紧的贴在一起,感受双方的体温。王雨欣的双手抚摩著自己的臀部,感觉到有点眩晕:“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开放了。”


    “你……你不要这样,我都可以做你妈了。嗯……”


    王雨欣没等她说完,又再紧紧的吻了上去,吞吐著雷凤娇的香舌和甜美的津液,两手也轻轻的抚摩着她的双乳。


    泳池旁一个年轻的少女与一个可以做自己母亲的女人就这样紧紧的拥吻在一起,小云站在窗台惊讶的看着母亲与王雨欣。


    “小欣,别,别在这里……”雷凤娇也有点情动了。


    王雨欣知道雷凤娇已经屈服了:“雷姨,我们到更衣室去吧。”


    窄小的更衣室里只有5个平米左右,王雨欣把雷凤娇推到墙上,举起她的双臂,又是一顿狂吻,窄小的空间里尽是两人“唧唧咋咋”的声音,雷凤娇也已情动了,下面已经湿了。


    小云早已下来,躲在门边从透气口偷窥。


    王雨欣渐渐蹲了下来,她拨开雷姨的泳装裤,舔起雷凤娇的阴蒂和阴唇,两只手掰著雷凤娇的雪臀;雷凤娇昂着头,眼睛半瞇著,享受着少女的温柔。


    看着母亲微微发胖的身体,洁白无瑕,梳着职业女性的发绺,脸上却又是一脸的淫媚,没想到平时端庄严肃的母亲也会这样。小云激动不已,看着母亲的淫荡,情不自禁的掏出里自己的鸡巴,慢慢的套弄著。


    “小欣,你别……,别舔那里,那里脏……”


    原来王雨欣已经钻到了雷凤娇的胯下,伸缩著香舌舔着她的屁眼;酸酸麻麻的感觉,雷凤娇微微的翘起了自己的雪臀,让王雨欣可以舔得更深。


    过了一会,“怎么不舔了?”雷凤娇睁开眼,只见王雨欣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假阳具,戴在胯下,活脱脱一个男人。


    “你个死丫头,早有准备啊?”


    “雷姨,我想死你了,每次在公司里看见你女强人的形象,我就情不自禁,我就好想操你,我要征服你。”


    “小欣……”雷凤娇看着王雨欣,眼睛里带着一股母亲的慈爱:“我一直把你当我的女儿,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我?”


    “雷姨,我要嘛!”王雨欣把雷凤娇臀部朝向自己,让她面向墙,由后抓着雷凤娇的双乳,轻轻的揉捏:“雷姨,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雷凤娇无奈地闭上眼,自己这时也很需要了,也不好装腔作势。


    “啊……轻点,小欣。”


    王雨欣把假阳具缓缓的从后面插入,慢慢的抽插起来。


    “雷姨,舒服吗?”


    “嗯……再深一点……”雷凤娇瞇着眼,享受着被一个少女操的感觉。


    “妈,我好爱你,我好喜欢操你!”王雨欣痴迷的轻呼著。


    原来她有恋母情节,可怜的孩子。雷凤娇答应着:“好孩子,快!用力……操你的妈妈,我喜欢被你操……”


    小小更衣室里两个雪白的肉体贴在一起,一个18岁的花季少女正在用狗爬式操著一个46岁中年妇女,空气里是两个人的娇喘,更衣室里充满里淫靡香艳的气息。


    小云血脉贲张,套动鸡巴的速度也加快了,盯着母亲的微翘的雪白屁股,看着母亲端庄而又淫荡的脸庞、因激动而笔直站立的修长双腿,小云激动不已,几乎要爆炸了。


    “啊……啊……”随着母亲的高潮到来,小云在室外也射出了浓稠的年轻的精液。


    更衣室里,两个女人紧紧的搂抱在一起。


    “真想操妈妈啊!”小云突然有了这样的强烈欲望。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